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小城歌女
小城歌女
十几年后的今天,才知道有种舞蹈叫「砂舞」。百度了一下。最初砂舞皆开始于防空洞等地下建筑,因而这些舞厅被称为「洞洞舞厅」。关于「砂舞」名称的来由,起源于「贴面舞」的砂舞,一般都是男女方搂紧了在舞池中一动不动,唯有下身敏感部位紧密接处,上下左右反复摩擦,形同砂轮打磨物件,故名思义曰「砂舞」。石坚看到这里不由一笑,敢情十几年前老子就被「砂」过一回啊。

  那还是上大学前夕,一个哥们得知我要上学的消息,非要请石坚吃饭跳舞。

  这哥们大石坚几岁,名叫金波,早已经辍学混迹社会,其父是H 镇下属红星村的村长,平日里吃喝嫖赌,但并无大恶,因小时候就经常一起玩,与石坚关系很好,虽然他自己吃喝嫖赌,但从未带正在上学的石坚涉足这样的场合,还是很够义气的。现在是因为石坚已经高中毕业,虽然还是要去上学,但已经算是成年人,加上到外地上学后,朋友间见面的机会少了,所以才带石坚出来玩。听以往上大学的师兄讲过,到大学开始就会「扫舞盲」,周末同学会举行联谊舞会。石坚不会跳舞,所以想趁这个机会学一学,就欣然前往。

  H 镇人口三万多,90年代的北方小镇,还没有太多的娱乐生活。街面上的几家饭馆,石坚也都知道。但这家饭馆,以前却从来没有来过。原因是这个饭馆是开在火车站附近的。H 镇的火车站距离镇中心要有几公里的路程,名为H 镇火车站,但更象是距离H 傎有段距离的另一个村落。

  但饭馆的老板,石坚却是认识的。因为他是H 镇派出所的已经退休的所长。

  H 镇原来的派出所距离石坚家只有几十米,记忆中,这个所长一直都是个子不高,平时虽然不苛言笑,但长相很老实,因为经常会见到,石坚也会打招呼问好,每次他都会微笑回应。

  饭馆不大,大概只有十几平米。看起来就是属于快餐类型的。几张桌子,靠墙有一套简易版卡拉OK设备。因为都已经吃过晚饭了,所以只要了一些下酒凉菜和啤酒。进来时,都已经上好了,应该是金波提前电话通知了。

  4 瓶啤酒见底,那个老所长的儿子领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进来了。所长儿子名字叫刘伟,与他老爹的面相不同,他虽然个子也不高,但长得又粗又壮,还一脸横肉。平日里在小镇里的名声也很差。但金波看起来与他很熟络,很随便的与他打着招呼。石坚对其并无好感,而且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接触,所以也只是碍于朋友,对其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  二个女人,直接就坐到石坚与金波身边。很自然地把空杯子倒满啤酒,然后连干三杯,说是为了表达迟到的歉意。从未见过这种阵势的石坚,虽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现,但很拘束,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。甚至从二女坐下,一起喝了几瓶啤酒都没有看女人长什么样儿。只是那浓浓的香水味,刺激地鼻腔发痒。

  酒喝的差不多了,两个女的就开始摆弄卡拉OK. 石坚这才开始偷偷的打量二女。开始坐在自己身边那位,看年纪大概二十多岁,如果透过那浓浓的厚妆,可以看得出容貌清秀,但并不属于漂亮的那种。身材很高挑,至少1.68米,胸部很大,皮肤也很白晰,粉色低胸纱衣,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,在灯光下,白花花的很耀眼,黑色带褶短纱裙,几乎快短到大腿根了。对于刚刚走出中学校门的石坚来说,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大的。

  另一女人让石坚都觉得有点好笑,如果不是也是浓妆艳抹,衣装暴露,而是穿的普通一点,那就完全是一副农村家庭妇女的形象了。看年纪,至少已经有三十岁了,面部扁平,五官虽然还算端正,但已经可以看到明显的鱼尾纹了,面部的脂粉与皮肤相处也不大融洽,似乎随时可能会掉下来,个子不高,皮肤也有点黑,胸部与屁股都很大,而且是大的有点夸张的那种。听金波讲,这二个女人还是去H 县里找来的,愿意到小地方来的,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货色。

  石坚不会唱歌,但也能听得出女人唱的极其一般,依稀记得那个老女人唱了一首《歌女泪》,石坚已经有点忍不住要笑了。这种档次环境中,享受的是对这种过程的经历,质量似乎已经是其次的了。金波看石坚的样子有点索然,知道他觉得有点没意思了。但指着那个年轻一点的女人说:「我兄弟,很快就是大学生了,教教他跳舞,爽快点啊必须把兄弟陪高兴了。」女人笑嘻嘻地拉过石坚,手把手教他交谊舞的姿势。女人的手有点凉,而且感觉有点硬,石坚很拘谨地托着女人的右手,另一只手也有点僵硬的环在女人的腰间,腰很软隔着纱质外衣,手感温润,很舒服,有种想让人抓一把的冲动。但石坚不敢冒失,手掌只是贴在女人腰间,不敢乱动。

  初中就开始自学散打的石坚,肢体协调性要比常人好很多。所以除了刚开始难免出现踩脚情况引来女人的娇嗔外,很快就可以随着节奏与女人配合一致了。

  这种所谓的交谊舞,其实非常简单,就是踩着节奏走来走去。随着动作越来越熟练,石坚也消除了开始时的紧张,眼睛也不再是象开始时紧张地盯着脚下,防止踩到对方的脚了。可眼神却随即盯在了女人那深深的乳沟上面。

  女人个子已经不算矮了,但在身高1 米8 的石坚面前,还是显得有些娇小的,而且跟初学者跳舞实际是很难的,因为开始时对方总是不配合动作。几曲下来,女人已经累得出汗了。女人的皮肤本来就很白,在灯光的照射下,香汗涔涔的乳沟似乎闪着白光。乳沟中项链的吊坠,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,撩拨的石坚心痒痒的,呼吸也渐渐地有些急促,竟然已经微微出汗,本来手臂随着动作熟练已经放松,现在又渐渐地僵硬起来,与此同时,身体某个部位也一同开始僵硬起来。

  女人感觉到了石坚的变化,发现他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地胸部,不由的也有点羞意。应该说虽然才18岁,但长期坚持锻炼,石坚身体匀称而不粗壮,白净却又棱角分明的脸庞,透着书生气却又有一种不羁的感觉,属于那种非常讨女人喜欢的类型。虽是风尘中人,毕竟还是女人,对于这种看起来有些懵懂地帅哥,都有种本能的欣赏。所以看到石坚直直地盯着自己的胸部,并未感觉到厌恶,反而竟有点欣喜。感觉这样的帅哥竟然能对自己感兴趣,说明自己还是有点魅力的。

  这个小帅哥那有点呆呆的样子,真的有点好笑呢。

  女人搭在石坚肩膀上的手风骚地做了一下要掐人的动作,同时又飘了一个羞嗔的眼神。石坚感觉到了失态,下面的变化也很明显,为了掩饰,赶紧把目光转到一边,也想让下面的兄弟冷静一下,别太丢人。可是瞄了一眼已经坐到角落的金波,反而更受刺激。

  因为跳舞,只开了中间的灯,四周显得有点暗。金波与那个老女人已经旁若无人地抱在一起,在石坚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金波的手在那女人的衣服里动作,女人的手也在桌子下面动作着,两人看起来竟然很享受。

  「这孙子喝多了吧,这种货色他也能提起兴趣,真受刺激。」石坚愤愤地想。

  可这场面无疑火上浇油,下面已经完全「僵硬」起来,竟然已经顶到了女人的小腹了,柔软的感觉让石坚不由的一爽,但毕竟从未与陌生女人有过亲密接触。

  石坚不由窘迫的缩了一下小腹,已经感觉脸上有点发烧了。

  女人显然已经注意了,知道这小帅哥有点放不开,同时这么帅的男人很难遇到,她倒真有心想发生点什么,于是暧昧地对石坚说:「热了吧?有点出汗了,咱俩出去凉快一下吧?」石坚暗叫,真会来事儿,连忙点头同意。

  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小地方休息的早,九点多已经有不少人家熄灯睡觉了。虽然车站附近旅馆商店多一些,但也只是门前一盏灯而以,而且比较分散,也没有大型的广告牌霓虹灯之类的。所以显得夜很黑,很静。

  北方九月的夜晚,已经有些凉了。石坚与女人出了一身汗,被外面的夜风一吹,浑身透着爽快。两人站在饭馆的墙角,夜色黑的彼此都看不清面容,到是可以隐约地看到女人白花花的胸部。借着夜色的掩盖,石坚可以大胆地的欣赏那滩白光,心头暗爽。

  阅人无数的女人哪能不知道石坚的心理。自己本来就是陪人来的,陪的好自然可以挣到更多的小费,况且这样的帅哥很少遇到,调调情自己也乐意之至。虽然隔着黑暗,但可以感受到小帅哥的目光肯定正盯着自己的胸呢。

  「帅哥,里面热,外面凉快,咱俩在外面跳跳舞咋样?」未等石坚回答,已经上前搂住他的脖子,两团柔软直直地压在他的胸前,下腹也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。「小坏蛋,看不出东西还不小!」女人的下腹竟然开始慢慢地「研磨」。石坚只感觉热血轰的一下涌进脑中,两手紧紧地抱在女人的腰间。仿佛想把女人丰腴的肉体揉进自己的身体一样。坚硬的下体能清楚地感受到女人的柔软,随着女人轻轻的扭动,小弟弟像是要炸开一样。石坚的手不再满足于搂在女人腰间,有点粗暴地掀开本来就很短的纱裙,用力揉捏女人的臀瓣,并且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内裤里面,屁股很圆,滑滑的手感很好。手指滑过臀缝,已经可以感觉到湿润了。

  女人没有制止,似乎也很享受,下体研磨的频率也加快了,头枕在石坚的肩膀上,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,温热的气息似催情的春药刺激得石坚欲望更加强烈。

  此时此刻,双手很自然的从女人的臀、腰、后背、双肩伸进了胸部。石坚看女人一直没有拒绝的意思,于是轻轻的从背后去解胸罩的纽扣,摸索了半天也没有解开,索性用力把外衣与胸罩整个推上去,白晃晃的两只大奶子欢快地跳了出来,双手直接轻抚她的乳房,乳房很大、很圆、很滑爽、很有弹性,乳头也很大,摸起来很舒服,石坚一只手几乎不能完全握住。

  此时此刻,真是如痴如醉,完全忘记了时间与空间,而且,很明显的也感觉到女人也完全沉浸在一片享受之中。不知不觉,一只手慢慢的向下移动,轻轻的触到了她的小三角裤,很窄、很小,连阴部都没完全包住,手指可以触摸到些许露出来的阴毛,摸起来真的性感极了,石坚激动地心似乎已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样,手有些颤抖地把小三角裤轻轻的扒开,感触到一片茸茸的阴毛,毛很多,再向下探去,手就轻轻的触到了阴户,滑腻腻的,她的阴户和小三角裤早已湿湿的一大片,人早已完全停止了晃动,女人已完全瘫软的靠在石坚身上。于是略为扒开她的双腿,轻轻的向深部探去……

  石坚有过性经验,而且在中学的生理卫生课上也学习过女性的生理构造,但从未与陌生的女性有过亲密接触,并且是在这种环境之下,激动、紧张、好奇交织在一起。虽然表现的有点生硬,但还是准确地找到女人的敏感区,先是轻轻的用中指来回抚膜她的阴D ,蒂头很小、很凸出、很滑爽,像个肉刺,随着不断的抚摸和轻轻的摩擦,女人已开始呼吸急促,面色红润。很自然的中指轻轻的伸了进去,女人象被电流击中一样,浑身一紧,象临落水的人想抓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一把抓住了石坚的下体,急迫的揉动了几下,便直接把手伸进了石坚的内裤……二人象比赛似的有点疯狂地动作着,石坚插入女人下体的手指已经变成了二根,仗着强悍的臂力,手指一刻不停地抽插着,大拇指按在阴蒂有些粗暴的揉按着,越来越多的淫水甚至使手指的动作发出「咕叽,咕叽」的声音,女人胸前的两座肉山,在石坚另一只手下不停地变换形状。女人压抑喉咙里随时会冒出的呻吟声,不服输似地快速撸动石坚的下体。终于女人还是臣服在手指之下,石坚感觉女人阴户内一股大力吮吸他的手指,握着自己小弟弟的手也突然一紧,握得小弟弟都有点疼。女人怕情不自禁顺喊出声来,把脸紧紧地埋在石坚胸前,象是嘴被捂住一样发出压抑地呜呜声。

  她高潮了……

  女人大口地喘息着,看得出高潮来的感觉很强烈。过了好一会儿,才语气略带娇嗔的说:「小坏蛋,看你象个白面书生似的,手段怎么这么厉害,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呢,说,你骗了多少女孩儿了?」说着还用力捏了一下还握在她手中的小石坚。

  「嘶……大姐,我一直上学,哪有机会骗女孩啊,可能是你太敏感了吧!你刚才一定很舒服吧?我感觉手上全是你的水,不过你舒服了,我这个得怎么办呢?

  「石坚装着吃痛,并且用力缩紧肛门,女人手中的小石坚顿时一胀。

  「小坏蛋,大姐今天遇到你高兴,感觉跟你很投缘,便宜你了,就让你爽到底!」女人说完蹲下身体,顺势拉下石坚的短裤,把那话拉出,一口含住。

  突然其来地感觉让石坚一下子蒙了,根本没心思去顾及会不会染病的安全问题,舒爽得倒吸冷气,直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下体。两手下意识地抱住女人的头,往自己的下体上按……

  「咳……咳,你想呛死我啊?」女人一边咳嗽,一边有些含糊地埋怨着,说完还故意咬了一下小石坚的脑袋,继续卖力地摧残起小石坚。

  石坚知道自己的尺寸,这么一顶女人肯定会不好受,于是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,双手轻轻地撩起女人散落到脸颊的头发,闭眼享受这神仙般的感觉。女人口交的技巧并不熟练,所以能看得出很少给别人口交,应该没有什么病,这也让石坚稍稍有点放心。

  女人虽然正常情况下是不与客人上床的,只限于搂搂摸摸。但毕竟在这行中,见识的男人肯定不少,但还是吃惊于石坚的巨大,大如鸡卵的龟头自己勉强可以含住,尤其是有点变态的硬度使女人想想就觉得下体又是一阵湿润。

  口腔温润包围的感觉是石坚从未体验过的,龟头麻酥酥的感觉,让石坚爽的简直象升了天,但石坚有点变态的强壮身体,让女人吃到了苦头,在石坚的胯下足足动作了十五分钟,脸部肌肉都麻木了,甚至累得已经有点想放弃了,石坚才在一声低吼中完成了喷射,直接射到了女人嘴里。女人干呕了一下,把嘴里的精液吐在地上,又细心把石坚的小弟弟清理干净,才拿出纸币擦拭自己的下体与嘴角残余的液体。女人温柔地动作让石坚有些感动,有点动情地扶起女人温柔地抱在怀中。

  「大姐,以后有可能还会见面吗?」在石坚的概念中,有过如此亲密的关系后,似乎不应该以后就行同陌路了。

  「小兄弟,你今年18吧?我大你79岁,干我们这行的是不能讲什么感情的。

  虽然大姐并不是跟什么人都上床的,但已经不算是正常人了。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面就对你挺有好感的,听你朋友说你快要上大学了,好好上学吧,以后少与我们这种人接触。「女人幽幽地说。

  石坚没有说话,默默地紧了紧抱着女人的手臂。女人也很享受他宽厚的胸膛,闭着眼就象睡着了一样。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相拥地站了十多分钟。他听得出女人话语中透着的无奈,虽然从未踏入社会,但石坚已经稍稍感觉到了这社会的复杂与压力。虽然她只有一个小姐,石坚还是能感觉到她是一个善良地女人,但他们是二个世界的人,有不同的轨迹,也许会偶有交点,但结果却注定是分开,而且是越来越远,石坚突然感觉到一种怅然。

  回到饭馆后,石坚似乎没有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致。女人也显得有点安静,没有了开始时故作的风骚。金波并没有觉察到什么,在他的观念中,这都是在逢场作戏,女人对他的概念就是换成等价的金钱,什么货色的什么价格,仅此而以,所以虽然他怀中的老女人,有点不敢恭维,但金波觉得价格便宜,实惠!

  十一点左右,石坚就提议回家了,金波本想再玩一会,但也怕太晚回去被石坚的父母埋怨,所以也就结账走人了。走的时候,石坚清楚地看到,金波给女人是一人20块钱。他忽然感觉到脸有点发烧,甚至走时都没好意思再看女人一眼。

  他知道女人是向他提供了更多的服务的,按理应该索要更多的陪金,但显然女人并没有向金波提及。

  也许这辈子再也不会相遇了,但石坚还是在心里默默祝福女人好运,如果将来相遇一定有所表示。

  金波以前找过她几次,所以了解她的一些情况。女人叫于锦荣,一个很中性化的名字,在她13岁时,她父亲醉酒后与人吵架,拿菜刀把人给砍死了,死刑,她母亲带着她改嫁了。没料到继父还是一个酒鬼,并且经常喝酒后就对她动手动脚,在她高三那年,强奸了她。后来她出来打工,结婚生子,没想到丈夫也是个酒鬼,每次喝多了就家暴,再之后她便辍学自甘堕落,干起了这行。很老套却也是很真实的故事,这个世界幸福也许都是很相似的,但悲剧却各不相同。

【完】